138.地下

?热门推荐:
????屋内没有掌灯,但外面的火光透进来,依旧能看清房中一切。

????暗道的门没关,季子裳拂手,一旁油灯点燃,被他直接甩进去。

????油灯碎裂,火光扑闪明灭,照亮了通往地下的石阶。

????季子裳没有犹豫,闪身便进。

????盗帅紧随其后。

????石阶并不甚曲折,几息过后,眼前便豁然开朗。

????有微弱的亮光从前照亮,季子裳却在将出时侧身。

????飞镖暗器袭来,无声破空,被他闪过后直接钉在墙上。

????“小心。”季子裳说了句,却是在提醒身后跟来的盗帅。

????两人追出,前方人影闪过,已是奔走,可二人却为眼前所见而震惊。

????这里是地下,他们下来时没有方向,更不可能知这是在多深的地方。

????只是如今呼吸如常,甚至还有轻风。而眼前空阔,长街建筑一应具有。虽是粗糙,泥塑石垒,俨然是一座地下之城。

????哪怕只是一隅之地。

????盗帅张了张嘴,看眼前建筑,竟是千年前一世皇朝的样式风格。

????当下,已是证实了先前猜想。这果真非是过往沉城遗迹,也是被无生老祖利用起来的埋骨之所。

????没有再犹豫,两人皆是顺着两旁火把指引之路,朝前追去。

????……

????长剑暗沉无光,攸然而来。

????季子裳追之虽急,但也是模糊间有所感应,此时剑出无声,他却从容躲过。

????定睛去看时,一旁乃是一个穿着束身,手持一长一短双剑的蒙面女子。

????他眉头微皱,一下认出此人。

????“「幽影罗刹」甄晴?”季子裳随手打出一掌。

????劲风呼啸扑面,甄晴恍然觉好似所对凛冽寒风,让人呼吸困难,更是睁不开眼。

????她的剑法只重奇诡,找寻对方破绽,寻求一击必杀之机。如今一击偷袭不成,自要遁走,再觅良机。

????她是刺客,当要与敌手面对面时,便需要同伴来给她创造机会。或者说,是助其脱身。

????奇异的尖啸自身后而来,季子裳目光微闪,打出一掌收了几分力道,转而朝身后劈出。

????那是毒虫的嘶声,漆黑的毒蝎被朦胧的火光映得发亮,长长的尾钩带着渗人的光。

????季子裳劈掌如刀落,被掷来的几只毒蝎尽是成了两段。

????“小心!”盗帅适时而来,见此后眼中一急,直接撕了袍摆甩出。

????此正好是毒蝎被斩落之时,毒汁不等溅出太多,便直接被布匹兜了。

????盗帅拉了季子裳一把。

????“这是喂药的夺命蝎,最毒的不是蝎尾。”他说。

????季子裳闻到了此间的腥臭,脑海中微沉,登时皱眉。

????而此时,甄晴和暗处的伊雪稠已经跑远了。

????季子裳握了握拳,若论武功,这两人都不是自己对手,可偏偏,他竟有股力气没处使的感觉。

????而他也已经知道了原因。

????人间事,终究还是要历练江湖才行。他想到了师傅之前所说。

????自己久在聚义庄,一切见闻皆是纸上谈兵,而这,或许也是师傅让自己出门的原因。

????季子裳念头已然通达,此时跟盗帅道了声谢,便再朝前追去。

????他誓要将此地宵小之辈铲除。

????……

????陷落的旧城不大,一隅之地,片刻便走到头了。

????长街尽头,乱世沙土成丘,土坡高处很多。

????几道身影就在此间。

????而在一旁不远,是一座石像,以人雕刻的石像,只不过没了脑袋,身上也是坑坑洼洼的。石像之后,是一扇石门。

????石门如是陷在墙内,或者说,是在此地的边缘。

????不过一人之高,其后便好似通向另一片天地。

????季子裳和盗帅在此十几步外停下,只是下意识看了那石门几眼后,目光便落在场间几人的身上。

????面色惨白而目光含恨的岭西三鬼,脸带冷笑的伊雪稠,看不出表情的甄晴。

????以及,

????季子裳看着那道身着白衣而绰约的身影,不由皱眉。

????“付姑娘。”他自语一声,好似是无人听见。

????付吟霜却只站在另一人的身旁,对他这里,也不过是看了几眼,并未理会太深。

????盗帅自始至终所看的,只有那在看着石门,好似陷入沉思之人。

????“事到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么?”他说。

????季子裳愣了愣,他倒是有些意外,对方竟与那颜玉书也是相识?

????只不过,伊雪稠等人的表情却多是嘲讽。

????玉书更是连往这边看也没有。

????盗帅脸色有些不好看,“他”

????可当他下句话只是说了一个字时,那人却直接打断。

????“她是想从我手中得到秘钥,你是为了什么?”玉书道。

????盗帅却知道,彼此所言之人,自然不是同一个。

????“云家主、叶常青,还有被你抓走的那些人,他们都在哪?你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问。

????玉书看他一眼,目光怜悯而高高在上,“是觉得没有把握,所以在等人来才动手吗?”

????盗帅被说中心思,脸色一沉。

????“客人来了。”玉书却是看向那长街之后。

????模糊的黑暗里,的确是有人来了。

????燕廷玉负手而来,气度从容,只不过目光四顾,好似对这地下好奇。

????另一边,是一脸平静的谢云舟,身旁,是看似满不在乎,实则沉着冷静的谢桡。

????“久仰。”

????及得近前,谢云舟当先开口,语气并非客套寒暄。

????玉书点头,“我还以为你不敢来。”

????“为何?”谢云舟问道。

????“若是谢家未来的家主死在这,那明日,江湖风媒非得忙死不可。”玉书道。

????谢云舟闻言,不由一笑,“说的有些道理。”

????“今夜来,其实我也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他说。

????玉书应了声,未置可否。

????“你明明已经失了势,被罗网追杀,为何身边还会有他们追随?”谢云舟自是看向伊雪稠等人,道:“不过区区数月,我实在想不到你是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听令于你,为此卖命。”

????他这话虽非明言挑拨,可也带了三分意思。他说的,自然是在方才地上时,被当做诱饵死掉的那些东厂番子。

????伊雪稠脸色一寒,就待开口,但一旁的付吟霜却是先说了。

????她说,“谢公子乃名门之后,不也是喜欢江湖的打打杀杀么。”

????关于谢云舟脸上的刀疤,自然有一段往事,付吟霜此时开口,便是以其暗讽。

????“人各有志,强求不来。”谢云舟摸了摸脸上疤痕,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