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象帝尊 > 第七百六十七章 逃出

第七百六十七章 逃出

?热门推荐:
????贺伽兰度和身边的邪修面面相觑,他们完全没想到方痕会这么干脆的“自杀”,只是他们不太明白方痕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对方以为自己可以在那混浊海之中活下来?哪怕是把现在的酸与丢下去都只有死路一条,这个家伙难道以为自己可以活下来吗?

????就在贺伽兰度几人转着这样念头的时候,濡羽已经和恢复正常的酸与冲上了山顶,前者看了一眼方痕跳下去的位置摇头叹气,道“完了,方痕已经逃出去了,我们全都上当了!”

????贺伽兰度身子一震,道“这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把未来线全都预言到了吗?只要我们封锁了山下那个山洞,然后再把这里堵住那方痕就插翅都难飞了!”

365bet体育投注网址????濡羽摇摇头,道“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我预言未来是有时间限制的,超过这个时间线的未来就只能看到似是而非的片段,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预言方痕的未来出现一百多种可能的原因,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变数,预言他的难度极大,我之前能看到的未来最远也只到了他被你重伤的一步,再往后我是没有看到的,这些你应该还记得吧?”

????贺伽兰度又不是傻瓜,事情摆在眼前后又听到濡羽重提当初之事立刻就意会到对方话中的意思,于是他的脸色变化起来,道“你是说方痕有能力在混沌海之中长时间生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立刻去封锁山下那个传送阵,只要他逃不出北洲的话那么只要大献祭开始后他就必死!”

????濡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贺伽兰度,道“在你的心中方痕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有什么资格成为圣主都忌惮的变数?”

????贺伽兰度脸皮一紧,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方痕已经传送走了,山谷之中那个传送阵是假的,真正的传送阵就在刚才方痕跳下去的地方!”

????濡羽冷声道“我们全都上了方痕的当了,他知道我有预言能力,而且从之前与我的交手之中推测出我的预言拥有时间上限,因此故意做出很多多余的事情就是为了让我看不到真正的传送阵在哪里!我刚才已经和酸与去山洞中的那个传送阵看过了,那是个假的!”

????“假的?之前我们已经确定过那就是一个大型传送阵,这怎么可能有假?”贺伽兰度不愿意相信的叫道。

????“我们当时确实是确认过那是一个传送阵,那也确实是一个大型传送阵,但那个传送阵开启之后你知道会出现在哪里吗?仅仅是会把你人传送到半山腰来,我和酸与刚才就是借着传送阵上来的!”

????濡羽叹了口气,道“之前为了不留下破绽而没有试一下那个传送阵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贺伽兰度此时的脸色已经彻底的白了,失败的代价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也正是因为清楚他才更加恐惧。

????“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人把传送阵放在混沌海之中?那里会腐蚀真元,传送阵在那里如何维护,又如何运转?”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也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应该是濡羽亲自埋伏在这里的,但他抢过了这个任务,濡羽让了位置之后还强调一定要一击把方痕杀死,绝对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一旦有了反应时间方痕可以做出任何一件事情来,但贺伽兰度见重创了方痕之后又起了贪心。

????一个死的方痕自然比不过一个活着的方痕,如果能把方痕活着抓回去那么绝对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圣主直接让他晋升到天地境都是有可能的。

????但若是失败的话那么他要面对的就是生不如死的结局,看过那些被圣主当成实验体的倒霉蛋的下场,贺伽兰度绝对不愿意拥有那样的结局。

????“设置这个传送阵的是雪圣姑,百炼宗千年以来最有天赋的阵法天才,百炼宗内的那个传送阵都是她亲手优化的产物,其启动速度之快,消耗真元之少连太清门都比不上,而且三十年前她就提出以纯灵气来驱动传送阵并且将传送阵变成长效传送门的设想,当时若不是教团的行动破坏了她的实验说不定她已经成功了!”

????濡羽大有深意的看了贺伽兰度一眼,道“我想,她可能已经成功了,至少成功了一半,她让一个传送阵可以完全的利用灵气维持,哪怕那是混沌的灵气也一样!”

????贺伽兰度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大步的走到方痕跳下去的地方,似乎是想跟着跳下去追杀方痕,但不等他有动作濡羽就在后面冷声道“方痕有化道戒保护可以挡住混沌海中的狂乱灵气一时三刻,但你我这样的人下去瞬间就会死,根本不可能熬过传送阵开启的时间。”

????贺伽兰度愤怒的转过身死死盯着濡羽,道“是不是你故意的?你是不是和那个方痕勾结?为什么仅仅差这么一点时间的未来你都看不到?你一定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放走他的对不对?”

????他狂怒的扑过来想要抓住濡羽,但才刚靠近到濡羽七尺范围内就被酸与的鞭尾给抽飞出去,当场呕出一口黑血。

????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是酸与的对手,之前方痕之所以能逃掉只是因为酸与没有认真出手罢了。

????“酸与,你也敢与本座作对?你别忘记了你的命匣在本座的手中,你敢……”贺伽兰度的威胁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濡羽抬手拿出了一个紫色的盒子。

????那正是酸与复活的关键,被称之为命匣的东西,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控制住酸与,这本来被贺伽兰度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但却被濡羽找了出来。

????“在我的面前藏东西这可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濡羽似笑非笑的看着贺伽兰度,道“我可以让酸与不杀你,因为圣主需要有一个解释,但你如何向圣主解释那就不是我会去操心的了,所以我们就此告别吧,还有七个时辰大献祭就要开始了,不想现在就死在北洲的话我劝你做好撤离的准备吧!”

????濡羽将手中的命匣抛给了酸与,然后和对方一起消失在一片突兀卷起的冰屑旋风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