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妃倾城之璃王宠妃 > 第216章 尘埃落定(三)

第216章 尘埃落定(三)

?热门推荐:
????“彼时我尚年幼,自然便听他的话唤他一声义父。

????后来,在长大一些渐渐知了些事,便不愿唤他义父了。”司徒沐瞥见了一个青瓷瓶底。

????司徒沐小心的将瓶子抱了出来,缓步往一侧马儿所在的方向而去。

????--

????勾马镇的夜风寒凉如水,青河镇内的夜风倒显得温润如风。

????司徒沐前脚刚踏进青河镇,便看见了一身灰色长衫的吴掌柜站在一侧。

????吴掌柜的瞥见司徒沐的身影,面上的焦急褪了去,随之而来的是欣喜。

????“小无忧,你可算是来了?”

????司徒沐眉头微皱轻声道“你在等我?”

????“也是也不是,小无忧,我看你面色苍白,可是这几日赶路没休息好。”勾马镇离青河镇骑马急行约莫有四日的路程。

????“为何这么说?”

????“小无忧,如今已经是日暮西沉,你先随我回去,我在慢慢说与你听。”吴掌柜下意识的拢了拢外衫,在看司徒沐身上罩着的外衫。

????隐隐有水气,面上闪过的满是心疼。

????“好”

????--

????司徒沐本以为会走很久,未曾想,吴掌柜带着她前行不过百米,然后转了个弯,便到了。

????这是一处农家小院,小院内只有一名女子。

????“这是”

????吴掌柜朝那女子点了点头,女子转身进了厨房。

????“这是阁主在青河的家,当年夫人去世以后。

????阁主便带着夫人的骨灰来了此处,夫人的骨灰便葬在后山,此处距离后山最近,阁主便在此处住了下来。”

????司徒沐心下了然,随即点了点头,侍女已经将饭菜端了上来。

????“你怎么会在此处的?”

????吴掌柜轻笑了笑柔声道“当年越国一事以后,阁主便让我来了此处。

????十日前我收到了阁主的信,信中说让我十日以后再青河镇外等你三日。

????若三日后你没来,便让我去勾马镇外的峡谷内寻他。”

????司徒沐听此手中的握着的碗突然抖了一下。

????原来,他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安排,事到如今她当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容千和顾启山。

????“小无忧,明日我便走了!”

????“打算去哪里?”司徒沐轻声道。

????吴掌柜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如今大局已定,去哪儿都是一样的。”

????“你自己当心。”这几日她刻意避开了大路,走得全是小路。

????为的便是避开那些消息,做了司徒沐那般久,这几日便让她做一回无忧吧!

????无忧,无忧,长乐无忧,师傅取名本是好意,想来无论是长乐,还是她都没有福分享受这个名字吧!

????--

????初到青河镇的那一夜,司徒沐梦到了许多从前的事情。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她便已经全无睡意了,起身寻了件衣服穿上。

????刚打开房门看见便是昨日见过的那个侍女。

????侍女瞥见她时明显愣了许久,半晌才道“司徒小姐,吴掌柜方才走。”

????“我知道。”然后,司徒沐便径直走出了大门,瞥见的便是一袭青色衣摆。

????“你名唤什么?”司徒沐盯着背影消失的方向看看许久,这才对一侧的侍女道。

????“平安,奴婢名唤平安。”平安柔声道。

????“你怎么会在此的?”

????平安原是双手交叠,放于腹间,此刻听得司徒沐这话,交握的手不自觉的抖了抖。

????司徒沐见此上前一步柔声道“你别怕,我就是问问你同容千是如何相识的?”

????“奴婢是个孤儿,五岁年因偷了夫人的钱袋,被夫人当场抓住。

????本来以为会挨一顿打,夫人见我衣衫破旧,问我可还有家人。

????我答没有,她便将我留了下来。后来我便一直照顾着夫人。

????在后来夫人去世,我随老爷一同来了此处。”平安一双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

????“原是如此,平安,你可知你家夫人葬在何处?”

????“夫人就葬在后山。”

????司徒沐瞥了瞥天色,她一路行来,一连下了好几日的雨。

????今日天难得放晴,还是早些让他们团聚吧!

????“你且等我片刻。”

????--

????青河镇此刻大雨倾盆,镇上的百姓皆闭门不出。

????后山,司徒沐撑着一把油纸伞,看着她方才亲手做好的墓碑。

????天公做美,她将三人的骨灰合葬在来一处,做好墓碑这场雨便不由分说的落了下来。

????平安被她赶回去做早膳了,似乎下着雨有些话才好说出口。

????“顾启山,时间过得真快啊!还记得初遇你那年,我刚过了十二岁的生日。

????如今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你说,原来我们都相识十年了。”

????十年,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

????“义父,你们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司徒沐自小随着萧云,后来在最需要父亲的年纪里,认识了容千。

????虽然她嘴上叫着他老不死的,但在心里一直都是将他当做和司徒蔺一样的存在。

????而宝璐,则像是母亲一般给予她温暖。

????顾启山于她更像是兄长一般的存在,他们三人于那时候的自己便是亲人一般的存在。

????如今她的亲人已故,她甚至不能大张旗鼓的祭奠他们。

????“义父,义母,启山,你们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

????我也会好好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毕竟我总是要长大的。”

????司徒沐对着身前的坟墓拜了三拜,转身离去。

????她不仅是无忧,她还是司徒沐,是北岳的皇后。

????这场雨彻底浇熄了她内心所有小女儿家的心思。

????--

????司徒沐本欲用过早膳以后等雨停了以后,便赶往勾马镇。

????谁知她用过早膳以后便在平安的眼皮底下晕了过去。

????接着过了几日昏天黑地的日子,等她头脑稍微清明一些时。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家爹爹发红的眼睛,以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流深。

????“爹爹”一句话被她说得磕磕绊绊。

????司徒蔺闻此一惊道“沐沐,你可算是醒了!”

????然后司徒沐便见到流深伸手探上了自己的脉。

????“司徒,你太乱来了!”

????司徒蔺闻此轻声道“沐沐不是普通的伤寒感冒吗?”

????流深轻摇了摇头道“不是,司徒先前坠崖时便受了内伤。

????后来又服用药物强制提升了内力,与容千那一战,她心神惧疲。

????如今身子亏损得厉害。”

????。